啥也不知道

我比任何人都了解戏,但却看不出你在我身上演的戏

戏 可笑的婚礼(孟鹤堂✖周九良)

!!!纯属虚构请勿结合实际!!!✖3

  

  

  “听说了吗?孟小姐要和周少爷结婚了!”

  “哦?咱们这儿哪个孟小姐啊”

  

  “不知道,听说去了不少人”

  

  

  

  

  

  

  “先生你愿意嫁给他吗”

  

  “我愿意”——孟鹤堂

  

  “先生你愿意吗”

  

  “我……”——周九良

  

  哐——

  

  门被撞开了,迎亲的队伍忽然散开

  

  两人双双回头,一群彪悍闯进门来

  

  “孟鹤堂在哪儿?”

  

  “我是,您……”

  

  孟鹤堂还没说完,就被彪悍拽在了地上

  

  周父不知从哪里走出来,站在彪悍旁边微微弯腰,脸上挂着笑,殷切的说

  “大人,您来啦,就是这位!他就是孟鹤堂”

  “跟我们走一趟!”

  孟鹤堂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拽起来扛在了彪悍的肩上

  

  孟鹤堂不停地动弹

  

  “九良!九良!周九良!”

  孟鹤堂对上周九良的眼神,冰冷,淡漠好有一丝丝的同情?

  

  周九良没动,只是默默看着心爱的人被带出家里,心里十分难受

  

  “啪!”

  

  “别动弹了,你那个所谓的新郎官只不过是为了保住地位而利用你罢了,放心哥哥会圆你洞房的”

  

  

  孟鹤堂忍住内心的恶心,望着渐渐走远的周家,对日后的未知使得他更加恐惧。

  

  

  孟鹤堂的双手被绑上,丢进马车里,她蜷缩在角落,等待着命运的宰割

  

  马车来到了一个军营,是最大的军营——元帅司营,这里有上万号人

  

  

  孟鹤堂眼睛缠着一块儿黑布,他现在最期盼的就是周九良能在他身边,可是他不知道周九良……

  

  

  他被牵进一个最大的帐篷,膝盖受到极大的撞击,脚下一软,跪在了地上

  

  

  “统领,人我给您带来了”

  

  “好,干的不错,等我处理完他就好好犒劳犒劳你们”

  

  一个男声穿出来,孟鹤堂通过丝带下的缝隙看清了男人的靴子,上等的——军官专用的,是个高官

  

  

  男人用力扯下孟鹤堂眼睛上的的丝带,露出轻蔑的笑容

  

  “好久不见啊,孟先生”

  

  孟鹤堂并不认识他

  

  男人的样貌不算难看,但照比周九良差了很多

  

  “您肯定不认识我,毕竟看您唱戏,约您出来,给您打赏的人多的是”

  

  朱云峰掐起孟鹤堂的下巴,左右看了看

  

  “胚子是不错,就是不知道能力怎么样”

  

  

  

  “去!把他带进安乐窟,陪着那堆人一起”

  

  朱云峰叫来两人,托着孟鹤堂就往窟洞里走,把他随意丢进女人堆,女人们没有管他,哭的哭,躲在角落里,抱着腿盘坐着,三五个挤在一起的

  

  过了一会儿

  

  两个侍卫敲着锣走进洞里,女人们自觉排好队,僵硬的走进各自的屋子,孟鹤堂的在最后一间

  

  

  房间里放着五壶酒,两个杯子,一副辫子,两条皮带,和一些绸布

  

  

  孟鹤堂疑惑的走进屋子,坐在床边,惊恐的看着周围

  

  

  

  

  

  

  

  未完待续……

  

  建议关注看后续

  

  

  

  

  

  

  

  

  

  

  

  

  

  

  

  

  

  孟周十二年的陪伴,您说呢

福尔马林的童话(良堂)(一)

  !!!纯属虚构请勿结合实际!!!✖3

  

  

  

  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清新的薄荷味混着血腥味,还有一种刺鼻的味道

  

  一张高架桌上躺着一个容貌俊俏的男人,鼻子的气息里是刚刚晕倒前才闻到的薄荷味的白色粉末

  

  桌子前还站着一个男人,手里拿着刀,从脖子上的动脉划开一个口子,瞬间鲜血喷涌而出

  

  桌上的男人疼醒了,醒来时感觉全身像被掏空一般,脸上是滚烫而又粘稠的血液。

  

  他想挣扎,可是没有用的,他的双脚和双手都被扣在了桌子上

  

     “嗙”

  

  骨头碎裂的声音

  

  菜刀飞速落下又飞速抬起

  

  从放砍头周九良脸上的表情没有变过

  

  没有头的尸体喷涌出最后的血液,像是在宣示这一生的悲惨

  

  周九良抱着头颅放在另一个桌子上,用勺子挖开了头颅上的眼球,放在了装满福尔马林的罐子里,两只眼球在福尔马林里游荡

  

  头颅的皮被他剥了下来,放在一个雕刻完美的石膏体上,灵动飘逸,但是死的

  

  

  周九良划开尸体的心脏处,鲜活的心脏还在轻微的抽动,他划开血管,掏出心脏放在福尔马林里

  

  他收拾好血迹,把尸体剁成多块儿,扔到了河里,又隐蔽的回到了他阴沉的小屋

  

  收拾好一切,他长舒一口气,嘴角扬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坐在桌前静静地观赏着他的战利品

  

  目前为止这是他的第三个作品,每个作品下面都会标好名字,这个也不例外,这个是………秦霄贤

  

  

  

  

  

  从小的家庭因素和基因问题使得他变得古怪andBT

  

  直到他遇到了一个人,一个恰似春光温暖般待他,那是他最快乐的时候,也是最悲痛的时候

  

  

  后来那个温暖他的人走了,他疯了一般找他,没有踪迹,但是听说在美国,就快回来了

  

  

  在寻找他的同时,周九良也找到了几个和他非常相似的人,周九良都是采取了一些方法,使他们永远留在他的身边

  

  

  

  可以说是永远,或者说是半永久,等他回来了,这些作品完美的留下,残次品就应该被扔掉

  

  

  

  “薄荷味?他最喜欢啊,我要等他回来”

  

  “不爱?怎么可能,我那么爱他,他肯定也爱我”

  

  “出国只是被逼迫的,他是不会轻易离开我的”

  

  “他马上就要回来了,这回他永远也离不开我了,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就算是死”

  

  

  

  

  

终是清风拂冷面 抬望眼 故人回眸难见

两个花脸老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好呆好萌的孟孟

舍不得打自家孩儿,上这儿来嚯嚯别人了